晋江笔名:二向箔
cp@子衿
深度皮吹

【维勇】权利(ABO)(六)

#过渡章……全章无亮点,只有强行推动的剧情和无意义秀恩爱

#前篇:(五)


勇利有点懵,眼看着维克托就跑到了自己的身前,却毫无反应,直到披集从背后耸了勇利一下。米拉右手搭在勇利的右肩上,左手握着他的左臂,从勇利身后探出一个脑袋:“勇利,介绍一下呗~”

维克托愣了一下,眼神充满探究地放在米拉的左手上,然后露出他的招牌微笑:“你们好呀勇利的朋友们,我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很高兴认识你们。”说完,甚至不忘一个充满魅力的眨眼。

“哦哦哦尼基福罗夫先生您好,我们是勇利的同事,我是披集·朱拉暖,这位是米拉·芭比切娃。”勇利继续保持呆滞,披集看不下去了,一手把勇利推到一边,兴高采烈地介绍起来,“您就是尼基福洛夫先生呀,久仰大名呢,勇利很喜欢提到你。”

“哦真的吗,那真是太有幸了。”

“勇利真是很崇拜您呢,我们全办公室都知道他是您的小迷弟,没想到您和他还认识。”

“勇利也很厉害呢,我和他交谈的时候他有好多想法我觉得十分有新意,我也算他的小迷弟一枚呢。”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你来我往聊得不亦乐乎。等到勇利终于回过神来,两人的话题早已跨过千山万水,从你姓甚名谁到勇利最喜欢的食物是猪排饭,统统聊了个遍。米拉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尤里手插在裤兜里,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维克托。

“维克托你这是带尤里出来玩吗?”勇利实在看不下去了,他终于意识到如果不打断眼前这两个人的对话,马上他睡觉最喜欢说什么梦话都会被扒出来供二人细细品鉴一番。虽然这插话来得太突然,但也算起到了预期的作用,两人终于回头看着勇利。

“对的呀~尤里中考复习也是太辛苦了,我就带他出来放松一下心情,没想到这么巧碰到了你们呢。”

尤里应声翻了一个白眼。呵呵,如果不是我顺口提到说听见勇利说他们今天要聚餐,你会带我出来玩?

“你们有订餐吗,没有的话我们一起吃顿饭怎么样?”

尤里撇撇嘴,知道吃麦当劳的计划泡汤了。

“哦对了维克托,你们吃完晚饭要去干什么?我们准备去看电影,要不要一起?”

那就对不起了维克托同志,这次你是带我出来放松心情,快去和你可爱的小朋友道别吧。尤里心中一声冷笑。

“看什么电影?我们正好还没定下来做什么,就和你们去看电影好了。”

看吧我说什……等等?等等!尤里难以置信地看着一脸期待的维克托。

这老男人还要不要脸了!不是说好的陪我打电玩吗!


话虽这么说,但他们最后还是没有看成电影。星期五的晚上电影院人满为患,热门电影的位子早已售罄,剩下的都是些充满洗钱烂片即视感的“最新力作”。吃晚饭的计划也因为每家餐厅门前排队的长龙而暂时搁置。

“我们为什么不订位子?”米拉挑眉,“这可是星期五诶。”

“接下来怎么办?去小巷子找找,看有没有好吃的小店?”勇利十分认真地提出建议。

“那我知道旁边有……”维克托话说一半,突然被身后的声音打断。

“米拉?”

众人转头,看见一个高大的alpha站在不远处,向这边望过来。他肌肉发达,完美的倒三角身材,相比较而言,五官则平凡得让人难以记住。这本是米拉最欣赏的alpha,但这时,她却紧抿嘴唇,一言不发。

“米拉的前夫。我看过照片。”披集悄悄给勇利说。

“哟,和朋友出来玩呀。”那个alpha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圈围在米拉身边的大家,不知为何,似乎得出了很令他满意的结论,很奇怪地笑了一下。

“哈哈,好久不见呢,安德烈。”米拉从嘴角挤出了一点很难看的笑意,“对的,和同事们周末聚聚。你呢?”

这时候,一个面容姣好、身材窈窕的年轻omega向安德烈跑来。她几乎是扑到了安德烈的怀里,从他手上接过自己的手包。然后,她注意到这边的一行人,满脸羞赧地转过脸:“安德烈,这些是?”

“朋友。”安德烈搂过omega,意义不明地笑了一声,抬头对着米拉说,“陪我未婚妻出来逛街。我们先走了,以后有空再聊。”

看到他们走远,披集回头对勇利说:“我赌刚刚那个omega用小拳拳捶了一下alpha的胸……说起来也真是的,看着我们的米拉笑得一脸奸诈,真恶心。”

但是米拉却铁青着脸,死死盯着安德烈的背影,呼吸急促,一直看着他和他的未婚妻嬉戏打闹着走过转角。

“……米拉?我们现在要不要去吃饭?”勇利试探着问了一句。

米拉做了几次深呼吸,正要张口,却被披集打断了。“算了吧,”披集镇定地说,“我们还是都回去了吧,小巷子里面的店铺也难找,而且下次约电影的时候不就可以再约一顿饭了吗?”

逻辑清晰,论证严明,没毛病。勇利点头,余光却瞥见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从角落掠过。米拉上一个相亲对象?

好的,披集·搞事·朱拉暖以上线。勇利满意地微笑。大概……总比前夫好一点?

“好的,那我们就再此散了吧。”

“咕噜噜。”

维克托话音刚落,勇利的肚子就叫了一声。勇利无比尴尬地抬头,向大家笑了笑:“没事我等下自己去随便解决一下就好。”

但是披集已经迫不及待地推着米拉向外走了,尤里低头玩着手机,只剩下维克托眼里含笑看着勇利。“要不,我们一起去吃饭吧。那家店做的寿司还挺不错的。”

“……好的,那看看尤里,他的看法呢?”

尤里看了眼勇利,又打量了一下维克托,冷漠地点了点头。

于是,他们走进巷子,经过宽宽窄窄的路,七拐八弯,走到了小店门口。小店就像小巷一样,偏僻但是意外的窗明几净,人虽然多,但那老板和维克托相识,他们便捞到了窗边的位置。老板看了看勇利,勇利不明就里地微笑作为回应,然后老板拍了拍维克托的肩,维克托好像在努力解释些什么,但最终似乎失败了。

“好啦,我菜已经点好了,今天就我请客啦。”

“哎哎哎这怎么好意思呢!不不不你何必呢!”勇利急忙站起身,“服务员你过来一下!”

“别啦,我是直接付给老板的哟。”维克托向勇利眨眨眼。勇利伸长脖子望向厨房门口,看见老板特别兴奋地向这边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亲爱的老板您可真可爱,我已经大概猜到您误会了什么了。


“呐勇利,我记得上次给你发了这家店菜的照片之后你说这道菜很不错,来尝尝看。”维克托把一盘烤鳗鱼推到勇利面前。烤鳗鱼烤得焦黄,上面的蘸酱油光水亮,香气袭来,自带让人愉悦的魔力。

“你的记忆力真好!那我就开动啦!”勇利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

尤里也慢悠悠地拿起筷子,却不着急吃饭,他挑眉看了看沉迷食物维克托勇利二人组,翻了今天最大的一个白眼,挑起了一片三文鱼。

等等……真的好好吃呀!

“勇利最近过得怎么样呀?”菜上齐了,最后的压轴大戏便是猪排饭。三人大快朵颐,尤里已经彻底忘记了站在智商的制高点上嘲笑两位成年人的行为了,金灿灿的猪排饭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力,连米粘在了他的脸颊上都不知道。勇利也沉迷于这个鸡蛋、猪排和米饭的完美结合,嘴里塞满了东西。于是,在维克托看来,餐桌上出现了令人尴尬的安静。

“唔……还好吧,”勇利拼命咽下口中的饭,“只是觉得……”

“觉得什么?”

“怎么说呢……”勇利有些犹豫,不自觉挠了挠头,“就是觉得吧,很多事情和我想象的不一样。”“比如?”

“比如说吧,我之前并不觉得我们学校会出现校园欺凌——这件事我就跟你说说别说出去——毕竟我们学校也是重点,但是居然出现了。”“那勇利去尝试解决了吗?”

勇利想起了某一次在校园里又碰到光虹,他提着大扫除的水,背后有三四年级的小学生在背后追着喊“基佬”。他上前把那些小孩子狠狠地教育了一顿,转眼却看见光虹已经走远。他追上去想要安慰一下光虹,却被他打断。“没事的他们就只是叫叫,”光虹把水桶放下,擦了擦汗,“又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胜生老师您可以不用这么严厉的。”

“尝试了但是……啊情况有点棘手,可能和我们想象中的处理方法有点不太一样。”

“那不妨说出来听听?”“不,不只这一件,”勇利放下筷子,“再比如说吧,今天来的地铁上有omega被性骚扰,但还是有一大群人保佑’这个人活该’的想法。再像披……我的一个朋友,我知道他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但是他对性少数的看法还是特别陈旧,再比如……嗯总之就是好多事情,我觉得都和我原本想的不一样。”

“那勇利有想过有一点什么举动去解决这些问题么?”维克托状似不经意地问道。

“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比如……你不是找我咨询了那么久性教育相关问题吗,”维克托眼神温柔,“现在可以试试真正运用这些知识了呀。”

—————————————————————————————————

虽然心情抑郁但我还是把文发出来了……快叫我小天使。

始终觉得等我连载完权利我就要变成冰尤圈因为涉及敏感政治话题被查封第一人了。


评论 ( 11 )
热度 ( 116 )

© Angle 30° | Powered by LOFTER